上位by寂寞一刀完整版全文试读

时间:2020-11-21 13:06:41    作者:寂寞一刀    来源:网易

小说简介:小说主人公是段泽涛江小雪的书名叫《上位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寂寞一刀最新写的一本小说,《上位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,马上先睹为快吧。段泽涛的家乡在江南省南部的一个小山村,那里是...

上位by寂寞一刀完整版全文试读

《上位》

段泽涛的家乡在江南省南部的一个小山村,那里是历史上著名的“江南起义”的发源地,出过不少的开国将军。

段泽涛的家境并不好,父亲早几年就因病去世了,只留下一块玉佩,母亲用红绳穿了一直戴在段泽涛的脖子上。

这块玉佩玉质十分剔透,一看就知不是凡物,不知是从哪里来的,只说听早已过世的爷爷隐约提过,父亲并不是他亲生的,而是捡来的,那玉佩捡来的时候就带着了。

到家的时候已是黄昏了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,错落有致的低矮房屋上升起了炊烟,这种感觉让段泽涛觉得十分温馨。

看到儿子回来,母亲张桂花十分高兴,连忙张罗着给他做好吃的。段泽涛放下行礼,见水缸里没水了,挑起水桶准备去挑水,又抢着剁了猪草,把猪喂了,平时自己不在家,家务全压在母亲身上,自己回来自然要尽一份力。

到了晚上,姐姐段小燕姐夫张大力听说段泽涛回来了也赶了过来。

姐姐段小燕为了让段泽涛上大学,很早就辍学在家给母亲帮忙,后来嫁给了本村老实本份的农民张大力,段泽涛没在家的时候,他们也没少帮着母亲张桂花操持家务。

姐姐段小燕自去帮张桂花做晚饭,姐夫张大力拉了段泽涛先在饭桌前坐了,就着已做好的几道菜喝起了米酒。

按家乡的风俗,女性的地位是比较低的,要在过去的时候,吃饭的时候,女性就不能上桌,只能端了碗在灶屋里吃。

段泽涛等母亲和姐姐上了桌才动筷子,吃饭的时候,张桂花问起段泽涛工作分配的事,段泽涛没有告诉母亲自己放弃了去省政府机关的事,只说分到了山南自治区政府。

姐夫张大力喝了点酒,脸有些熏红,借着酒劲说道:“小涛啊,你如今出息了,是政府的人了,好好干啊,等发达了把妈妈接到城里去住,我和你姐也沾沾光。”

在家休息了一个月,很快到了要去山南组织部报到的日子,到山南要转好几趟车,这时到山南还没有通高速公路,路况又差,段泽涛身体还算强壮,也被颠簸得骨头都快散架了。

山南给段泽涛的主要印象就是山高路险,贫穷落后。

作为山南自治区的首府却很少有什么大型的高层建筑

,反而高耸入云的大山到处可见。房屋多是四、五层的矮楼房,而且大都十分陈旧,也没有什么大型的商场、超市,没有一点现代都市的样子。

在路上颠簸了七、八个小时,到山南天都快很黑了,组织部早就下班了,段泽涛只得在附近旅社开了个房先住下。

段泽涛洗了个热水

澡,又在楼下的小饭馆里吃了个盒饭,见时间还早,就沿着街道散步看看山南的夜景。

山南的道路规划糟糕的就像被一群犀牛踩过一样,到处都是七扭八拐的小巷。

最奇怪的是在沿街一线亮着红灯的小店,里面坐满了女人,不时有一些男人从里面进进出出,段泽涛隐约猜到这里面做的什么勾当,但前世他同样没有涉足过这样的场所,所以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几眼。

这几眼却看出麻烦了,一个睫毛长的像笤帚,嘴巴涂得像血红的鸡屁股,快有三十岁的妇女过来搭讪了,“嗨,帅哥,进来耍撒,保管舒服!”

段泽涛恶心得直想吐,连忙转身要走,那妇女却直接开拖了,一把拉住段泽涛的胳膊,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冲得段泽涛直捂鼻子。

“我不耍,请你松手。”段泽涛义正词严地拒绝道。

“假正经什么啊,放心,不贵的,便宜得很!”那妇女仍纠缠不休,不肯松手。

段泽涛不想和她啰嗦了,用力一甩,挣脱了那妇女的拉扯,但用力太猛,那妇女又穿的高跟鞋,站立不稳,竟摔倒在在地上。

那妇女显然不是吃素的,一屁股坐在地上,嚎叫道:“三哥,有人欺负老娘呢,快来啊!”一边叫人,一边用双手在空中乱抓,显得很是泼辣。

那妇女一叫,旁边亮着红灯的店子里立刻冲出一个光着膀子纹着刺青的彪形大汉,身后还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马仔。

段泽涛见势不妙,想起刚才过来的时候转角的地方就有个派出所,赶紧拔腿就向那派出所跑去。

那彪形大汉带着手下一路追过来,见段泽涛跑进了派出所,冷笑一声,竟然也毫不畏缩地跟了进去,段泽涛一口气冲进派出所执勤室,喊道:“警官,有流氓追我!”

派出所执勤室内,一个警察正脚架在桌子,斜靠在椅子上乐呵呵地看着一本《故事会》,嘴角叼着一根烟,警服敞着没有扣,见段泽涛这个不速之客跑进来,眉头一皱,脸阴沉了下来。

这时那彪形大汉也走了进来,那妖艳的妇女和几个马仔跟在后面,那警察和彪形大汉快速交换了一下眼神,两人显然认识,而且

关系不浅。

警察将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,吐了个烟圈,拖长了音调问道:“怎么回事啊!”

那彪形大汉恶人先告状:“李警官,这小子欺负英子,还打人!”

那妇女也嗲声叫道:“李警官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!”。

那警察转头打量了段泽涛一番,厉声道:“看不出啊,你小子长得斯斯文文,竟然敢欺辱妇女!”

段泽涛前世没少经历这种警匪勾结的故事,知道这时不能慌,淡定的分辩道:“警官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你只听一面之词,怎么就断定是我欺负人呢!”

那警察面色一变,怒道:“哟嗬!还挺横!警察办案要你教啊?!把身份证拿出来!”

段泽涛把身份证递给那警察,那警察见段泽涛身份证显示是外地的,看他的穿着也不象什么富家子弟,应该没什么背景,心中大定,“你欺辱妇女,按《治安处罚条例》要拘留一周,念你是初犯,就罚款五百算了!”

段泽涛也是见过世面的,自然不会被他吓住,大声抗议道:“你没有调查就做出处罚,我不服,我要求见你们领导!”

那警察勃然大怒,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“还反了天了!领导是你想见就见的吗?老子先把你抓起来关几天,看你还老实不老实!”说着抓起挂在墙上的手铐就要把段泽涛铐起来。

<
上位小说
猜你喜欢